【大楚網】剛剛!同濟醫院裘法祖院士當選“最美奮斗者”

資料來源:本站發布者:宣傳部時間:2019/09/26瀏覽量:次

9月25日,“最美奮斗者”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中國科學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裘法祖教授榮獲慶祝 “最美奮斗者”稱號。

裘法祖院士的學生,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醫院外科學系主任陳孝平教授獲悉此消息激動不已,他說,“在我從醫的道路上,裘教授的‘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學問要不知足’的座右銘一直指引著我不斷探索,如今,他這種敬業奉獻的奮斗精神也將成為全社會的典范?!?/p>

裘法祖(1914—2008),男,漢族,中共黨員,浙江杭州人,生前系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名譽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醫學家。他是我國普通外科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器官移植外科創始人之一,在腹部外科和普通外科的成就推動了我國外科學的發展。嚴謹的科學作風,無私奉獻的精神,是科技界、醫學界的楷模。他創造的外科手術方式被譽為“裘氏術式”?;窈瘟漢衛蒲в爰際踅澆?,榮獲全國先進科技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他是“中國外科之父”

1946年10月,一艘從德國開往上海的海輪,一位中國醫生在甲板上成功為一名肝臟破損、生命垂危的病人實施了肝臟縫補手術,病人轉危為安。船還未靠岸,裘法祖的名聲已經紅遍上海灘。

10年前,他只身遠赴德國;10年后,獲得慕尼黑大學醫學博士學位的裘法祖,選擇放棄德國的安穩和高薪學成歸國。

在他近一個世紀的人生歲月里,裘法祖致力于祖國的醫療衛生、教育、科研事業,為中國現代外科學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裘法祖率先在國內提出把大外科分為普通外科、骨科、胸心外科等,奠定了今天醫學里的專科概念。

他主持創建了我國最早的器官移植機構——原同濟醫科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并組建了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分會,為我國器官移植事業的發展做出了杰出貢獻;他同時又是我國晚期血吸蟲病外科治療的開創者。

60多年來,裘法祖“穩、準、輕、細、快”的高超技術被公譽為“裘氏手術”,并改進新術式不下數十種,挽救了無數患者的生命。 “他要劃破兩張紙,下面的第三張紙一定完好無損”,這套“裘氏手術規范”也影響了我國許多外科醫生。據說中國的外科醫生在做手術時,只要相互看一眼,就知道對方是不是裘法祖的門下,因為“裘氏手術”講究精準,盡量減少對病人的損傷。

裘法祖院士一生桃李滿天下,他向學生強調醫生要做到“三會”、“三知”,即“手術要會做、經驗要會寫、上課要會講”,“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學問要不知足”。主張對青年醫師要“大膽放手、具體指導、嚴格要求”。他提攜后輩,甘當人梯,桃李滿天下,親手培養了大批優秀外科人才,不少已成為國內外知名學者。他以培育新秀為人生樂事,2004年,他拿出畢生獎金設立了“裘法祖普通外科醫學青年基金”。

他曾表示,“我并不認為名字放在學生之后就沒‘面子’。相反,名字放在學生前面,我才覺得丟臉,因為那是欺世盜名的事”。

而這也不只是說說而已。

2001年8月,武漢市頒布該年度科技進步獎,排一等獎之首的是《體外培育?;啤?,在該項目的完成人員中,院士裘法祖教授排在第二,排名第一的是他的學生蔡紅嬌。

“院士怎么排在學生之后?”獲獎項目公告當天,疑問聲不斷?!暗比揮Ω冒閹拿址旁誶懊?。這項成果是蔡教授花了十幾年心血完成的,我只是對她有些支持。憑什么名氣大些就應該排第一?”裘法祖回應得有些激動?!懊揮恤媒淌謚傅己桶鎦?,我完成不了這個課題?!輩毯旖克?,為解決這一世界難題,裘法祖跑經費、查資料,耐心指導。報成果時,裘法祖堅持不讓署自己的名字。蔡紅嬌等人多次要求后,裘法祖才妥協:那就把我的名字放在后面吧。

他是“人民醫學家”

“一個病人愿意在全身麻醉的情況下,讓醫生在他肚子上劃一刀,對醫生是多大的信任啊。這種以生命相托的信任,理應贏得醫生親人般的赤誠?!閉饈囚梅ㄗ娉9以謐轂叩幕?。

他還常常教育自己的學生:“醫術不論高低,醫德最是重要。醫生在技術上有高低之分,但在醫德上必須是高尚的。一個好的醫生就應該做到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把病人當作自己的親人?!?/p>

同濟醫院原院長陳安民回憶當年裘法祖帶學生的情景說:“裘老查房時,我們這些負責主訴病情的年輕醫生最緊張了,如果對病人病情了解不準、回答不出問題,裘老一定會狠狠批評?!彼慘恢幣源宋曜佳細褚笞約?,只要是冬天去病房,裘法祖一定會把聽診器在自己的胸口捂熱了才會給病人檢查。裘法祖做手術還有一個特殊的規矩:術前他一定要親自清點每一件器械、每一塊紗布,術后再一一點對,因此,一直以來裘法祖的手術臺都被認為是最安全的。

“對待病人就像大人背小孩過河一樣,從河的這一岸背到對岸才安全”。本著這種對患者高度負責的精神,從醫60余年,裘法祖施行手術無數,未錯一刀。

他時常告誡學生,當醫生要熱愛病人,第一要不怕臟不怕累,第二要小心細致?!?/p>

一次,同濟醫學院醫療系1953級校友王新房和同學跟裘老查房,看到一個病人傷口流膿,裘法祖走上前用手去摸傷口,并對他們說,“要摸,不能怕臟”,摸完還把手放進嘴里??醋叛且渙塵?,裘老笑問:“你看我有什么異樣?”看他們答不出,裘老說:“我用食指摸傷口,放進口里的是中指,你們觀察不細致??!”

裘法祖對自己有個要求,要求自己做過手術的病人,他一定一天三次地看望。如果是別的醫生的病人請教了他,他也會一天三次地看,而且還會經常問主治醫生病人身體的各項指標,弄得醫生們都不敢怠慢。

對于患者寫給他的信,他也是每一封都會回。

湖北黃石一女工騎自行車不慎將頭部摔傷,此后經常鬧頭痛,看了很多醫生,都沒見好。一次偶然機會,她給醫院寫了封信,被轉交給裘法祖。

那年農歷大年三十,裘法祖給這名女工回了信。信上,裘法祖擬定了治療方案,連藥的服法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女工按照裘老的方法服藥,一年多后她的病痊愈了。

2004年,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裘法祖“人民醫學家”稱號,而這個稱號更是千千萬萬位患者的肺腑心聲。

就在裘法祖去世的半個月前,他還在為汶川地震傷員會診。2008年5月24日,當第一批汶川地震傷員抵達武漢后,94歲高齡的裘法祖先生仍然堅持來到病床前為傷員進行臨床診斷。在會診時,裘老還一再叮囑醫生在搶救一名下肢受傷的16歲傷員時,“要想盡一切辦法保住肢體,盡可能為他以后能行走做好準備?!?/p>

幾天后的6月14日清晨,裘老安靜地離開了人世。來自震區的39歲傷員何成弟還并不知道,當時為他看病的就是裘法祖院士,他不知道院士的級別有多高,只記得這個很和藹的老醫生拉著他的手,輕輕叮囑他“好好休息,不用擔心,一定能治好?!?/p>

裘法祖一生為無數人救死扶傷,但他總說,給他印象最深的還是農民病人。

華中科技大學原校長李培根院士回憶說,上世紀70年代,他下鄉到湖北省嘉魚縣,一位老鄉找到他,想問問能否找裘先生看病。當時,裘老已經是學術界的權威了,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提了一次,沒想到裘老馬上著急地說:“你叫他立即來找我?!焙罄?,這名農民得到了裘老非常細心的檢查。

“他們受著生活貧困和疾病的雙重折磨。我至今都清楚地記得他們找我時的痛苦表情,當時就感到無形中有一股力量和責任要求我一定要挽救他們的生命?!閉囚梅ㄗ嫘拇嫻惱庵執蟀?,讓他對病人始終充滿熱愛,對生命充滿尊敬與關切。他以妙手仁心,獲得了他最看重的“醫德風范終身獎”。

但裘法祖在多次采訪中一再申明:“不要把我抬得太高,不要稱什么泰斗,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外科醫生?!?/p>

他告訴記者,當好一名醫生不容易,特別是外科醫生,風險很大,責任很重,可以說是如履薄冰。

一個好醫生是怎么來的呢?裘法祖說,不是靠媒體宣傳出來的,是一個一個病人看出來的,只要病人需要,醫生就要履行自己的職責。有位姓王的小姑娘,為感謝裘教授救命之恩,把名字都改為裘黨生?!爸灰閎啡肥凳滴∪私餼雋送純?,病人會記你一輩子”。

抗戰回國效力,用一生時間成就少年理想

裘法祖立志要做一名醫生,初衷則是為了解除千萬個母親的病痛。

裘法祖出生在西子湖畔。從小學習勤奮的他,18歲那年如愿考入同濟大學醫學院預科班學習德語。

一年后他的母親突然腹內劇痛,醫生、郎中都束手無策,不久后母親就離開了人世。裘法祖查閱西醫書籍后才發現他的母親竟是死于在國外只需要十幾分鐘做個手術,就能解決問題的闌尾炎。

1936年,在兩個姐姐的資助下。裘法祖只身遠赴德國留學。裘法祖在學習上異常勤奮,上課時總搶著坐在第一排。畢業后的裘法祖成功應聘上慕尼黑最大的市立醫院,成為一名“志愿醫生”,開啟了他的醫生職業生涯。

在外科工作一年后,他才被允許做第一個闌尾切除術。在做第三個闌尾切除手術時,病人是一位中年婦女,術后第五天這位病人忽然死去。盡管尸體解剖沒有發現手術方面的問題,但導師以嚴肅的眼光對他說:“裘,她是一位四個孩子的媽媽?!?/p>

裘法祖在他的《旅德追憶》中寫道,導師的這句話讓他記憶深刻,影響了他日后60多年外科生涯的作風和態度。

在來到德國的第7年,他被提升為外科主任。而由中國人擔任外科主任,這在當時的德國史無前例。

雖然在德國已經穩定,但當祖國需要時,裘法祖毅然選擇回到了祖國的懷抱。他常說:“我有三位母親,一位是生養我的母親,一位是教育我的同濟,一位是我熱愛的祖國?!?/p>

1946年底,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的消息傳到德國,裘法祖婉拒了導師和友人的挽留,決定辭去市立醫院外科主任的職務,賣掉汽車和房子,帶著妻女執意回到了滿目瘡痍的祖國,受聘于同濟大學醫學院。

裘法祖的妻子裘羅懿是一名德國女性,為了丈夫的事業,她也選擇離開自己的故鄉和親人來到中國。在裘法祖60多年的醫學生涯中,妻子裘羅懿給予了他最大的支持和安慰。

1951年,裘法祖以外科醫生的身份參加了抗美援朝,1954年至1958年還同時擔任上海和武漢的外科教授,每個星期都要往返兩地給學生上課。妻子裘羅懿在那段日子經常是一個人,她很少能見到丈夫,在家要照看3個小孩。她不僅給孩子們一個幸福的家庭,同時還陪伴丈夫走過事業的每一步。1958年,經周恩來總理的批準,裘羅懿成為了第一個加入中國籍的德國人。

1979年,裘法祖夫婦到德國去訪問的時候,慕尼黑市長在接待宴會上說:“裘夫人,您為中德友好工作做了很多貢獻。我們愿意恢復您德國國籍,您可有雙重國籍而便于工作?!鋇寐捃菜擔骸拔曳淺8行皇諧さ墓匭?。我在中國生活得很好,很愉快!”

多少年來,每當丈夫外出,裘夫人都會在窗口看著丈夫遠去。裘法祖曾說他們的婚姻是全世界最美滿的婚姻。幾十年時間里,夫妻兩人一直住在一個50平方米的房子里。

“這50平米的房子夠住嗎?” 裘法祖不止一次被人關心。

“夠住。做人我只求四點:一身正氣、兩袖清風、三餐溫飽、四大皆空”,裘法祖這樣回應。(通訊員 常宇)

 

快速導航